首页 >> 悬疑灵异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软萩粑散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20

摘要:如今,母亲不在了,我只能在记忆中寻找软萩粑的老味道。母亲走了,把那份清香也带走了,这份美味永存我的记忆中...... 阳春三月,春寒料峭,经历一个冬天蛰伏的软萩,便急不可待地冒出嫩伢,绵绵软软,茸茸可爱。这种看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野草,又叫软雀草、清明草、灰灰草,不管是田边地角、石缝岩边,还是贫瘠干涸的地方,都有它们的身影,清明前后它定会如期与春天相约,田坎上、路边上,岩缝里,软萩草长得正欢,给乡村增添了一份野趣。

位于鄂东的大别山人,每到这个季节就会将这种野生的软萩舂碎,有的用纯糯米粉,有的将糯米粉掺和一定比例的粘米粉,加开水揉成面团,用芝麻拌红糖做馅,做成圆圆的小饼,用微火烙至半熟,再放在饭锅里加热蒸腾,一股淡淡的清草香味,就从锅里飘了出来,吃起来清香味美,甜而不腻,香软可口,别有风味,深受乡亲们的喜爱。

今春,又是吃软萩粑的季节,每到吃这个小吃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勾起我那久远的记忆……

小时候,家里穷,软萩生长的季节,往往也是闹春荒的时候。别说吃软萩粑了,就连红薯青菜汤有时也是一种奢侈品。

吃上软萩粑的日子,差不多是我六七岁的时候了,那时对软萩粑的垂涎,就像如今家里困难的小孩儿对蛋糕的期盼一样。

到了吃软萩粑的季节,扯软萩草就是我非常乐意干的一件美差事,有一种莫名的欣喜、悦意与期盼。放学后我会自觉地挎上一个小竹篮,捏一把小锹铲,在略带寒意的春风中奔向田野、跑向岸边。这种软萩草,大多数是长在田埂两边较为潮湿的地方,我踩着软绵绵的野草地,深一脚浅一脚地挪动脚步,生怕错过了那小小的软萩。我用脚尖掌一边扫着一边低着头用眼睛仔细瞧着,一个田埂一个田埂地寻找,发现一颗软萩草,眼前就生发亮光,心中就充满了一份喜悦。然后,我会小心翼翼地将小锹铲紧紧地贴近地面将其连根铲断,再抖一抖上面的泥土杂质,扔进竹篮里。

软萩摘回来后,母亲会用清水将其洗干净,再把它舂碎,把糯米粉和软萩穰倒进盆子,加适量的开水,用力搅拌。如果糯米粉不够,母亲就会掺一些粘米粉和匀,粘米粉夹着糯米粉,加上软萩揉上一大盆,配上芝麻糖、韭菜鸡蛋、豆腐肉丁等做的馅,包好之后“啪”的一下,贴在热锅里。新包的软萩粑,由于是米粉做成,得烙干皮儿,才好蒸着吃。烙粑也颇有技巧,干松针火,不可太大,也不可太小,火候过大,容易烙糊,火候不足,不容易烙好。烙好两面之后,再滚一下边,就可出锅了。

吃的时候,我喜欢撕扯着这富有弹性的软萩草筋儿,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舍不得几口就把它吃掉。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载,软萩谓清明菜,具“调中益气,止泄除痰,压时气,去热嗽”、“治寒嗽及痰,除肺中寒,大升肺气”的功效。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发着高烧,迷糊中母亲问我想吃什么,我随口就说好想吃软萩粑。母亲将此话当真,二话不说,就走向田边地头。那个时候已是晚春,软萩草是不易找到的。那天中午天还下着蒙蒙细雨,母亲头戴草帽,提着菜篮,沿着田间一片草地一片草地寻找,大约两个多小时才从田间回来,饭也没顾得上吃一口,又赶着到生产队上下午的工。傍晚回来后,她东家跑西家借,好不容易借来了一点粘米粉,将中午挖回来的软萩草扎碎,做成了我想吃的软萩粑。尽管当时我因发烧嘴里无味,但吃着母亲做的那块别致的软萩粑,仍然津津有味的。第二天我的病居然好了些,邻里还笑话我“得了想吃软萩粑的病”呢。至今回味起那块软萩粑,还是那样淡淡的香甜,让我的心暖暖的。

吃软萩粑的季节,是充满乡情气息的季节,那个时候村里家家户户即使再穷,也是要想办法吃一次软萩粑的。当傍晚放学回来,走进小山村,那屋前屋后就会散发出清淡的香草味,左邻右舍都知道是谁家的软萩粑烙熟了。乡村人好客,无论是谁家做了软萩粑,会东家送、西家请。我家做了软萩粑,母亲每次都会让我们端着软萩粑分送给左邻右舍,有时还会请邻居来家里共同品尝。那份邻里亲情,至今想起来,还是让我好生温暖。

从家乡出来近四十年了,日子匆匆,如今,母亲不在了,我只能在记忆中寻找软萩粑的老味道。母亲走了,把那份清香也带走了,但这份美味永存我的记忆中……

共 158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软萩耙的回忆,饱含着浓浓的亲情,浓浓的乡愁。软萩耙,各处乡风一世俗。谁的家乡,都有一种特色,有传统的,有乡土的,它为家乡展尽了风采,让家乡人念念不忘,依依不舍。软萩耙是作者家乡的一大特色。吃起来软软的,糯糯的。无论是早期,还是如今,都是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因为,这软萩耙,在饥荒年代,用来充饥,富裕年代,当着乐趣去品尝。就是因为萩耙,大家都好客起来。尤其是母亲,总是在做的时候,多做一些,送些令居,好友们品尝,这无疑不是一种和谐之风,一种血浓与水的亲情再现。每当回忆起来,让作者涌动一种绵绵的思乡情。亲不亲,故乡人。无论游子走多远,根总在家乡的故土,牢不可忘。于今,母亲不在了,我只能在记忆中寻找软萩粑的老味道。母亲走了,把那份清香也带走了,这份美味永存我的记忆。一篇回忆性亲情散文,语言流畅,故事生动,感情真挚。佳作,倾力。【:文绮】

1楼文友: 21:21: 5 软萩耙,饱含浓浓的乡愁,浓浓的亲情,更有对母亲的回忆与挂念,百善孝为先。以文字做记录,也是对长辈的一种孝行。点赞。

回复1楼文友: 22:01:42 谢谢文绮的精彩点评!你的按语更流畅更动人心弦。

2楼文友: 21:22:56 记忆中的软萩耙,是一份心的惦记与回味。问好作者,创作辛苦。

楼文友: 21:2 :40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4楼文友: 10: 1:1 这篇文章写好了!

我们这里叫 灰灰草 ,吃是没吃过,但是我记得老人们一直用它治疗 蜜蜂毒 ,谁家的孩子被蜜蜂刺了,便赶忙找一株灰灰草搽一搽,马上就不疼了。;

作者借着灰灰草而实际上却是回忆母亲,回味过去的岁月,这种体裁也的确很吸引人,可见作者是对物体能够观察细致的。

希望作者今后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美文来,谢谢作者!

回复4楼文友: 14:08:06 谢谢你的夸奖!还请多多指教!

5楼文友: 16:11:18 祝老师在荷塘写作快乐、佳作频频!!

回复5楼文友: 20:2 :56 谢谢天龙社长。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好用吗

生物谷灯盏花品质

云南生物谷发展历程

小孩中暑的症状
治疗甲型流感的药物
经期延长什么原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