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永恒蓬莱第十章剑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20

永恒蓬莱 第十章 剑圣

襄王府中,乱糟糟的,每个人都在焦虑地来回走动豪气的章华郡主命悬一线,宣京的名医汇聚在这里,只为将其救活

脾气一向不错的襄王,今日却摔碎了几多茶杯萧正的脸上也满是巴掌印,他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神情凄然襄王哪怕再怒再气,也依然没有做出太过激的事情来

“你且好好回答我”

襄王郑重其事地看着萧正,一字一字,咬牙切齿,“若是章华能醒过来,你愿意放弃你那所谓的大志,娶她为妻么”

萧正面容变幻,左右为难

“以前章华没*你,我也顺着她的意思,但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襄王的话毋庸置疑,他是一个关爱子女的好父亲

“南碧分裂已久······”

襄王一脚将其踹翻在地,“你给我滚,要是让我再看到你纠缠章华,本王要你的命”

萧正朝里屋望了望,咬了咬嘴唇,站起来,离襄王府而去

“王爷,有人求见”

襄王被气得剧烈咳嗽起来,顺了顺气,“请进来吧”

进来的是个中年人,白衣飘飘,背上背着两把剑,做剑客打扮

“你是”

“襄王还记得十年前传令爱剑术的老人么”

襄王努力回想了一下,“确实有过这么一个老者,不过章华所学的剑术平平,倒是没什么成就”

中年人嘴角抽了抽,在这南碧,居然鲜少有人听説过剑圣门下要是在中碧,不知多少人求着那老头子收为弟子“倒不是剑术平常,而是没有相应的剑器,我今日便是送剑而来”

一柄长剑取下,中年人十分虔诚地将其递给襄王剑柄上刻着“鼎天”两字,剑鞘古朴,透露着一股厚重的气息,但剑的本身并不重

“此剑看其样子,便知名贵非凡,这如何敢受”

“襄王,此剑是师父传给xiǎo师妹之物,特地嘱咐我不远万里送来,请将其转交给xiǎo师妹”

襄王黯然神伤,“可是xiǎo女”

“襄王不必忧虑,xiǎo师妹必然无恙,此乃劫数,定能安然度过”中年宽慰,遂接着道,“王府最近可有奇异之人到来”

“倒是有一对兄妹,那年轻人很是不凡”

中年人拱手行礼,“烦恼引荐”

“来人啊,将这位,不知阁下姓名”

“虚渊”

“将这位虚渊公子带去春风阁,引荐给夕遥公子本王心忧xiǎo女伤势,就失陪了,恕罪”

虚渊出现在夕遥面前的时候,着实把夕遥吓了一跳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虚渊的力量,超越凡尘很多人的力量,此时此刻自然也好过他如果在蓬莱岛,他或许轻而易举就能打败虚渊但是现在,他作为仙人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不要xiǎo瞧尘世的一切,高手或许就在不显山露水之间

虚渊弯下了腰,执师礼询问,“敢问,您可是蓬莱人”

碧野大陆就连乞丐都知道蓬莱仙岛,也知道蓬莱一族但是谁又真正的见过蓬莱人,所以夕遥很惊讶,虚渊怎么能一眼看出他便是蓬莱人

“你又怎知我是蓬莱人”

“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在碧野大陆,这个年纪的人无人能给我这种感觉又未从您的身上觉察到五行和神辉的力量,自然便是蓬莱人”

夕遥并没有从他的身上感觉到对自己不利的气息,所以还是值得信任“别一直尊称,叫我夕遥,你叫什么名字”

“虚渊”

“虚渊,你也会九落剑法吧我想知道你们所习的剑法,跟蓬莱岛的仙术《晋旭九落》有什么关联”

这是一个很久远,而且很漫长的故事虚渊已是剑圣门下第二十七代剑圣,故事的始末要追溯到初代剑圣怀星时间会让许多东西腐朽,但是剑圣门下的那段记忆一代代人传承了下来

三千多年前,碧野大陆出了一位奇人,豪放不羁,嗜酒如命,游荡于名山大川之间,诗篇震古烁今

但是鲜少有人知道,这位集诗仙与酒仙于一身的名人,实乃蓬莱仙岛的青莲仙人

此去蓬山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不过是对于家乡浓浓的思念,哪里是对凡尘寻仙的指引,青鸟又岂会殷勤探路,它只会贪渎那些仙草神果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天底下,除了来去无踪的仙人,何人能够如此侠客,来无影去无踪,杀人只问心,取敌性命于纵横往来之间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不是真正的嗜酒如命,又何以能够置凡尘富贵于不顾,为求一醉,只求忘却凡尘中的忧愁

碧野·剑圣记,第一篇,怀星与青莲于临天山畅饮,酒过三巡,兴致大发青莲赋得酒中名诗: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怀星附应酒诗,仗剑而舞青莲饮毕最后一杯,掷酒壶于山涧,随之而舞

月辉如水,其舞如星落绚烂多彩,而灵气满溢,飘然若仙怀星持剑而立,有感而发,演练九落剑法,斩断临天台

次日酒醒,直觉恍若隔世怀星一遍一遍施展九落剑法,未得圆满

青莲感其机缘,于断裂的临天台上,以食指刻印蓬莱仙术《晋旭九落》

怀星观之,从中悟出完美无缺的九落剑法,并领悟了惩与护的力量青莲赠其两枚锐金,以炼神剑

铸剑师天邪子以星辰铁为主,锐金石为辅,铸造出两把神剑神剑炼成,天空骤然变色,雷霆洗炼剑身,以至有灵一为诛邪、一为鼎天

怀星收两名弟子,一为荒野,传承诛邪,继承惩之力量;一为修引,传承鼎天,继承护之力量自此,每代剑圣一脉相传,承继道统,中途曾有断续,但最终仍是接替上了

这就是蓬莱人,可以我行我素,追求自我所喜欢的事情,族内并不加以干涉哪怕泄露蓬莱秘术,也不会受到族中的惩罚

“那块断裂的临天石台,如今在何处”夕遥只是担心蓬莱人的研究会干预到碧野大陆的正常运转,也正是如此,蓬莱人专研的成果很少流至碧野

虚渊理解夕遥的忧虑,仙族的不传之秘,自然不希望太多人知晓,“那断裂的石台被分裂出无数块,只是,再也没有人能够从石台刻痕上读出一字只是观摩其痕迹,对养心和书法大有好处,因此被世人追捧”

那便是仙族的遗忘之字,没有灵犀纸的承载,根本无法记录,顷刻间便会消失就算灵犀纸写过的书,没有蓬莱人施法,或者拥有慧眼,根本无法查阅无字天书便是灵犀纸书写的仙术,遗落在碧野,依旧蒙尘

“是的,我是蓬莱人,蓬莱岛的最后一个人很奇怪我的力量为何这么渺xiǎo,你知道么,碧野的灵气与蓬莱仙岛一比,简直稀薄的可怜加之雪山气海和灵慧在沧澜海时,被一股莫明的强大力量所打击,便到了这种境地”説出来也确实挺冤枉的,要是知道被青烨这个朋友所坑,不知会不会暴跳如雷

虚渊确实纳闷,他曾经见过云州人,庞大的五行力量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同是仙族,缘何蓬莱族人会如此脆弱不堪“或许,你还没有真正了解气的存在”

“气”

“是的,气在青莲仙人初入碧野时,跟你的状态一样,因此受了三个人的帮助,其中一个便是初代祖师怀星,所以他们成了至交好友”

夕遥对于这个三千多年就踏足碧野的同族人十分敬佩,他肯定摆脱了灵气稀薄的困境,不然也不会恣意地游山玩水,诗篇蕴含不羁与狂放同时也对蓬莱仙术的外传感到了忧心,“那么,是不是同时流传出了三本蓬莱仙术”

虚渊果然diǎn了diǎn头,“是的,三本”

“説説看,哪三本”过目不忘的本事,让他能够记得蓬莱阁中每一部典籍

“另外两本,一本是《万物初语》,一本是《恒河星解》”

《万物初语》讲解的是与万物沟通,并与之心通最基本的手册夕遥具备这种本事,在琼竹海遭遇血鲨群的时候,便已经施展过

《恒河星解》讲解的是观测恒河星域的方法,通过观测其轨迹,预测事件的发生,能够趋吉避凶

“那么这两本书是否又成就了另外两个宗门”

“西碧的驭兽宗,学会了御兽;北碧的占星师,学会了观测星象,预言吉凶”中碧剑圣门、西碧驭兽宗、北碧占星师,都是碧野中赫赫有名的存在,谁又想的到,他们不过学会了蓬莱仙人的皮毛,仅此而已

可想而知,三仙族所研究的成果要超越碧野多远这也更坚定了夕遥的决心,定然不能再让蓬莱仙术流传到碧野中来那本《雪山气海初解》,权当流传的最后一部吧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在那个位置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怎样啊

梧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贵州癫痫病研究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到哪家好
广州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