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衣向东作家的理想世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01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每一位小说家,都是在用文字精心打造自己虚拟的生活空间,构筑现实生活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小说虚拟的空间,通常是作家理想的世界。作家在现实生活中的苦闷和伤痛无法疗治,试图通过小说虚拟的空间,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人生价值。

我的小说,大多是写小人物的,写小人物在生活底层的苦苦挣扎和追求,因而更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

我本身就是一个小人物,过去是,今天还是,明天似乎也看不出会有多大改变。我的创作,最初就源于一个小人物生活的艰涩和苦闷,源于内心的挣扎与 呼喊。那时候我怀揣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离开家乡父老到北京当兵,自以为进了北京就会有一个灿烂的人生前程,没想到作为一个小兵,每天连说话的权利都没 有,高强度的训练和单调重复的兵营生活,造成了理想和现实偌大的落差。于是我借助于一支笔,进入自己的理想世界。

第一篇小说《正门哨》,写的是一个外事警卫部队的新兵,因为训练中把自己的嘴唇摔成了“兔子嘴”,被发配到驻华大使馆的围墙外去站岗。在外事警 卫部队,只有那些长得帅气、业务水平好的战士,才有资格去大使馆门口站岗。自然,“兔子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站正门哨。于是他的生活被这一理想牵引 着,进入一种看似荒唐的生活状态。

我进入小说虚拟的空间,并不是对生活的逃避和放弃,而是以另一种方式追求生活的美好愿景,实现自己的梦想。在我的内心,有过迷茫和彷徨,但从来 没有悲观,没有放弃,只有真诚的渴望和深情的呼唤。因而我的小说所表现的主人公,都真诚而又善良,他们不管遭遇了多少挫折,走过什么样的弯路,向善的心始 终没有改变,向着阳光生长的力量始终没有减弱。于是便有了小说《列兵的回忆》《初三初四看月亮》《小镇邮递员》等等。

理想主义作品,是对真、善、美的呼唤,具有纯朴的情愫和人文关怀。我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吹满风的山谷》,就是这样一篇典型的文学作品。 我写了大西北深山哨所的三个兵,一个点长、一个老兵、一个新兵。他们三个人在被称为“野风谷”的深山哨所,警卫着一个弹药库,跟寂寞和孤独厮守着。他们每 天三班倒,一个人站哨,一个人训练,还有一个人做饭,日子就这样流转着。虽然远离兵营,但是出操、点名、训练、执勤、点务会,每一项都做得一丝不苟。日常 生活中,他们又像一个家庭,新兵扮演父亲的角色,老兵扮演母亲,点长扮演儿子,相互之间被一股浓浓的亲情包裹着,温馨而甜蜜。跟这个家庭相匹配的,还有一 条狗、一窝鸟和一群鸡。这些东西都成为他们生活的重要部分,甚至成为他们不可缺失的情感。小说中流淌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这种忧伤恰恰是现实生活中的伤痛, 是他们无法改变的人生画图。

在军事文学中,理想主义通常跟英雄主义联系在一起。和平年代,军人的最大痛苦就是无法展示不怕流血牺牲、敢于攻营拔寨的英雄气概。和平年代的兵 被一地鸡毛缠裹着,找不到突围的路。我的军旅小说中的理想主义,就是从琐碎的小事中,提炼出一种英雄主义气概。一次看似普通的军事训练,或是一次消灭蟑螂 运动,都能从主人公身上寻找到“舍我其谁”的牺牲精神,寻找到英雄王成手握爆破筒跃出战壕的形象。

人需要有一点精神。失去了对理想的追求,生活也就失去了色彩。我的中篇小说《我们的战友遍天下》《老营盘》等,表现的就是军人的这股精气神。在 《我们的战友遍天下》中,转业的营长何常贵,被安置到运输公司开卡车,现实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并没有击垮这名硬汉子,他辞去公职,招聘复转军人,成立了 一个果品公司,用部队的管理方式,经营果品公司,用军人攻营拔寨的方式,开辟创业之路,用军人的豁达、诚信、荣誉,去开拓市场。在何常贵身上所体现出的军 人情怀,代表了无数复转军人对部队美好岁月的眷恋,以及他们勇于进取的人生精神。

理想主义小说,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震撼力。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福克纳的《高大的人们》、普希金的《上尉的女儿》等等,主人公那种坚韧不拔的力量,让我们读后热血沸腾。

还有一部分小说,委婉而凄美,从人性的角度,反映出人们对于真、善、美的渴望。如沈从文的《边城》、川端康成的《伊豆的 》、茨威格的《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等等,主人公那种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善的力量,纯净了我们的心灵。

我从部队转业后,写作面临着一次阵地转移,同时自己人生的理想和价值,也需要寻找新的着陆点。最终我选择了自己的家乡,作为写作的根基。《过滤 的阳光》《阳光漂白的河床》《电影哦电影》《牟氏庄园》等,就是这一时期的作品。在《阳光漂白的河床》中,我写了一位农村母亲,跟城市中的儿子、儿媳和孙 女之间的矛盾纠葛,同时也是传统文化和城市文明之间的碰撞。一位病入膏肓的农村母亲,惟一生存的理由,就是因为自己生过几个孩子,坚信自己可以为从来没生 过孩子的儿媳提供经验和帮助。然而她的一次次努力,换来的却是尴尬和无奈的叹息。小说中的儿子,试图调和横在母亲和妻子之间的鸿沟,始终做着明天的梦,然 而这个梦并没有实现,传统文化在强大的现代文明挤压下,默默地消隐了。

同样,在长篇小说《牟氏庄园》中,作为庄园的掌门人、小寡妇姜振帼,试图靠着自己的力量,支撑起日日颓败的地主家族,梦想带领家族打造新的辉 煌。她的理想、爱情,点亮了她的生命,使她熬过了一个个孤独的长夜。她坚挺着,迎接一个又一个命运的挑战,始终怀揣着梦想和希望……

每一次的小说写作,其实都是一次探梦的过程。理想主义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总是有着美好的梦想。梦想是我们对生活永不放弃的姿态。我从乡土小说转 为都市小说写作后,把关注点放在了都市底层女性身上,用温情的笔墨,写了她们对明天美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塑造了一个个美丽善良、不甘沉沦、自强不息的女 性形象。《女出租车司机》《塔楼十九层》《女人不是篮子里的菜》《对门的女人》《没有爱情的日子》《爱情西街》等等。这些女性都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在一般 人眼里,她们的梦想实在微不足道,可她们依然忘我地追求着,并陶醉其中。如《女出租车司机》的开头:“小人物的温暖和感伤,常常说不出道理,即便说出来, 也会让那些富贵的人觉得可笑。比方说女出租车司机于静,到了夜晚10点钟以后,心中就会被一种满足感所充盈。这个时候,白天的车流人流慢慢地疏散开,白天 的喧嚣也渐渐淡去,马路两边目光所及的一切,都变得从容而温和,她也便感觉到自己实实在在生活在这座城市,生活在这群人当中。这个时候,她喜欢放慢了车 速,打量路边楼房一个个闪亮了灯光的窗口,去想灯光下的那些夫妻,在这美妙时光中应该做的事情。有时想着想着,自己心中的那些温暖,会慢慢冷却成了伤感, 毫无道理地流出一些泪水。”

这些小说中的理想主义色彩更加浓厚,所表现的情调也更加温馨。

理想主义又总是跟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最初我阅读童话《海螺姑娘》,就被故事中勤劳、善良的男青年所感动。还有《安徒生童话》,那种浪漫主义所散发出的甜美气息,引领我们去追求和向往美好的生活。

一个作家,失去了对理想的追求,就失去了 ,失去了写作的动力。理想主义是作家应有的一种情怀,也是作家的。我们作家应当学会在日常琐碎、艰涩的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给读者提供的,就是一种美的享受,一种精神的滋养。

我就是在这样一些作品的滋养下成长起来的。在我不满20岁的时候,阅读了《约翰·克里斯朵夫》等长篇巨著,被小说中所表现出的崇高理想和追求打动了,暗暗鼓励自己要成为生活的强者。

我的很多小说,其实就是写我自己。生活中,我常常被那些小人物的梦想所惊诧,也常常为别人给予自己的帮助所感动。有人在我趔趄跋涉的时候扶了我 一把,有人在我哭泣的时候,投给我一个温暖的眼神……这些感动最终变成文字,变成一条条流淌的河流。所以尽管我品尝了那么多苦涩的岁月,经受了那么多白眼 和凄风冷雨,善良的心依然没有改变。我作品中的那些小人物,已经跟我息息相关,并伴随着我去追求更美好的明天,追求一个小人物还没有完成的梦想。

我们的文学作品,给读者提供的就是一种活着的理由,一种活着的力量。时代需要理想主义,奋勇前行的人们更需要理想作为生活的支撑点。

现在有些文学作品,有意识地解构理想精神,放弃人生应有的积极向上的追求,表现出颓废和绝望的心态。这样的小说,是对读者的不尊重,也是对社会的不负。生活总是要继续,无论有多少沟沟坎坎,都要去面对。只要有理想就有希望,就有见到彩虹的那一天。

当然,理想需要痴迷的坚守,需要漫长的等待。我愿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继续塑造那些具有真、善、美的小说人物,并用他们去感染我的读者。

怎样减少痛经的疼痛

益母颗粒吃多久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微商城系统
前列腺炎的严重与危害性
新生儿要吃四磨汤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