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晓荷梦抹纸牌的乡下女人征文散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20

旧时的乡下,玩牌是男人的专利,夫权几乎让玩牌占有了,乡下男人所有空闲,一等卸下肩上的扁担,就吆五喝六地坐上了牌桌。玩牌又叫抹牌。男人的牌具都是硬质的,麻将、骨牌、牌九,都是竹制品。那时,少有全胶质的麻将,多是由骨头和竹子嵌接而成的,小巧玲珑,很像一块白橙两分的方糖。

过去,很少见妇女玩这种硬质牌具,她们抹的是一种纸牌,叫“欧精”或丘牌。纸牌不到两指宽,十公分长,总共一百二十张,各张的两头都有一个汉字。汉字的排列顺序为“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四,尔小生”等等。妇人把这些纸牌捏在手上,一页一页的纸牌拢在一起,极像那呈扇形的芭蕉树叶。

抹纸牌的乡下女人多是中老年人,而且集中在冬春时节,平日里活路多,家里地里忙得像陀螺转,难得清闲,只有到了冬春,该收的收了,该藏的藏了,才有空闲抹纸牌。

中年女人抹纸牌前,要把牲口喂饱,要洗洗涮涮,把洗了的衣服、床单晾在竹竿上、搭在低矮的树梢上,要把盛大米饭的土罐,煨在灶膛里,等男人和儿女回来有一口热饭吃。末了,解了围裙,就势把手一擦,掩上门扉后,风风火火地凑牌局去了。

抹纸牌不像打麻将那样豪气冲天,总是响声不断,尤其是和了大牌,那抹起的最后一张就势往桌面一磕,那声音如霹雳一般,听起来心惊肉跳。抹纸牌是无声无息的,就像水过平石,不疾不徐,舒缓、柔和,不事张扬,上下手一张一张地过,纸牌便如秋天的枫叶,不温不火地渐次而落。

女人抹纸牌就像文化人的沙龙,心性相投的三四个人拢在一起说说笑笑,图的就是快活。她们也有赌资,只是一些碎银,这都是些打酱油、买醋剩下的钢镚和毛票。毛票叠的整整齐齐放在自己胸前的案面上,毛票上面是钢镚,摞着,或者散放,慵懒慵懒的。女人们抹纸牌,少不了打情骂俏,若是遇上了慢郎中,老半天出不了一张牌,便有人用脚踢她的腿帮子:“生伢啊!卡着了出不来?”“今日个碰到鬼了,一手臭牌。”“我怕是昨夜里跟男人困觉了,冲了喜气。”说着说着,就是一通柔柔的粉拳,接着是一阵无遮无挡的笑声弥漫开来,惊起堂前的鸽子猛一阵“咕咕咕”地叫。

乡下女人敞亮、爽直,并不觉得这荤话就是孟浪,在她们眼里,男人能吃苦,儿女不作奸犯科,闲暇时分能抹几回小牌,就是顶好的日子了。

女人打牌不如男人上心,说是抹纸牌,嘴巴里却尽是些家长里短。张三说谁家娶了个灵性的新媳妇,屁丫都夹裤子了,肯定是怀了伢才嫁过来的。李四用脚一蹬,说,别瞎嚼牙巴骨,这话不能瞎说的,弄不好要出人命的。王五城府深,不接腔,紧赶慢赶地催快出牌。你一言我一语,心思似乎就不在牌上。若是口干舌燥了,便起身用葫芦瓢在水缸里舀一瓢水,脖子一扬,咕噜咕噜地灌了,嘴角挂着清冽的水渍,抡起袖头左右一抹,比男人还要豪气、酣畅。

有的哺乳期的女人也抹纸牌,她们会把孩儿斜抱在怀里,也不觉得碍手碍脚,依然手脚麻利,牌起牌落,比纳鞋底、摇纺车还娴熟。若是孩儿哭闹,便揭开衣襟,把奶头子往孩儿嘴巴一塞:“嚎个鬼啊,我前生欠你的,抹个牌都不得安身。”

乡下的老太婆也是喜欢抹纸牌的。她们不讲究场合,也不管节令,更不讲程式,儿子、儿媳妇出工了,孙子们上学了,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屋檐里、大树下,只要夏天能避日头,冬天能挡风,就能坐下来抹几盘。她们不赌钱,输赢的方式就像古时候的结绳记事,筹码要么是炒熟的豌豆,或者是白里泛青的菱米、青褐色的荸荠,谁输了,就摸摸索索接起衣襟,从口袋里掏出一粒奉送给对方。火气好的能赢得满满的一口袋,临走时,捏一捏口袋:“回家给学生伢吃哦。”

那时,我们会悄悄地绕到她们的身后,偷她们的荸荠吃,老太婆会扬起巴掌呼扇过来,在要挨着头皮的时候,巴掌又收了回去:“狗日的们,滚开些。小时偷针,长大偷金。”虽是难听的骂语,却又觉得满是慈爱。

最有意味的是两三个老太婆凑在一起,松松垮垮地坐在磨架上抹纸牌。磨架旁睡着悠闲的狗,三两只鸡“咯咯咯”地叫,大母猪懒洋洋地侧躺着身子,哼哼唧唧的,一帮猪仔在它怀里拱来拱去抢奶吃。老太婆们把磨盘当牌桌,各自佝偻着腰身,几乎是扑在磨盘上。青色石磨,青色的衣襟,那人、那牲畜、那动静相生的场景,真像一幅中国画,质朴、幽静,仿佛是远古的时光。

老太婆们谁也不嫌弃对方出牌慢。她们不赶光阴,不抢时辰,轻轻抹起,慢悠悠地放下,好不容易出了一张牌,却又拿起来,在眼前瞅来瞅去,食指在嘴唇上一抹,蘸点涎水,再东插一张,西捻一张,像当初出嫁打理发髻一样,慢条斯理地自顾自整理手上的纸牌,上下家并不埋怨对方悔牌。

累了,她们会直起腰杆,老拳在后背捶上几拳:“老啰——阎王爷也不把我收去。”说罢,从袖头里抠出一条分不清颜色的手帕,擦了左眼擦右眼。

有风来袭,老太婆一只手拿小瓦片压住纸牌,一只手把凌乱的白发往头巾里塞:“不吉利了,这地卷风怕是来索命了。”说着说着,丢下纸牌揉眼睛,“不抹了,不抹了,回去切猪草。”

据说,现在的乡下女人只有老太婆还在抹纸牌,年轻、中年女人都兴打麻将了,而且也不忌讳男女混搭,牌局里的众生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这场景看似比原来富足了、开化了,可是,我倒是眷念往日磨盘上的古意,甚至伤感,因为那里毕竟流淌着农耕文化深处泥土的芳香。

共 20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纸牌和麻将的发明可能是一种娱乐行为,发明的根本是一种智慧的结晶。就那么几十张牌,让千千万万玩家百玩不厌,就那么一百多块麻将,却斗智斗勇,昏天黑地的玩,也考验了一个人的智慧和胆识。纸牌和军旗、象棋并驾齐驱,像现代人的络游戏一样,成为各行各业闲散人们的一种娱乐工具。然而,发展到可以进行赌博,更难以想象的是许多人染上了赌瘾,乐此不疲,最终或因智慧不佳,或因为运气不好,倾家荡产,血本无归。归根结底,这些是谁的错?难道是那些纸牌和麻将错了吗?适可而止,友谊第一,不但锻炼了你的大脑,还可以延年益寿。如果赌红了眼,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欣赏老师佳作,祝创作愉快。【:你猜】【江山部精品推荐01608 01 】

1楼文友: 11:27:07 学习老师佳作,期待你更多的精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楼文友: 22:29: 6 把农家妇女打牌一事写的活灵活现非常生动 ,眼前像一幕幕电影镜头,简单的小事在老师笔下变得回味悠长!

楼文友: 1 : 1:2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4楼文友:- 0 18:26:11 恭喜精品!老师最棒!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5楼文友:- 0 19:14:4 恭喜精品!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6楼文友:- 0 20:18:16 恭喜精品,老师太棒了!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10524 0610

女小便刺痛带血怎么办

女性经常尿频尿急怎么办

女性尿频的症状

小孩吃什么治疗干咳嗽
新生儿黄疸是什么症状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有什么后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