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補天道六四七北方界轟動冰雪峰閉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13

  补天道 六四七 北方界轰动,冰雪峰闭关

  至此之后,孟帅便留在雪山上进修

  那日登记名号时,孟帅还是把“补天堂”这名字报了上去,林岭也没吃惊,只是略摇了摇头,以示这名字不符合他的审美不过对林岭来説,名号并非重要,他在雪山多年,众人提起他,都是尊称梅园大人,或者称呼“冰峰”,无论是他的堂号五分堂也好,本名林岭也好,反而不为人所知,就是这个道理

  自从那日其他弟子下峰之后,峰上生的一切如旋风一般传遍了北方世界北方世界最大的三大势力“八大山庄”闻风而动

  他们关注diǎn,当然不是林岭如何任性,闹得一场正常的封灵师考核平白多了许多风雨,而只关注一个人“孟帅”

  梅园居然收下一个学徒,这还不是天大的奇闻么别説梅园,就是雪山三冷,独霸雪山不知多少年,从没收过一个徒弟性情稍好的雪女,也只有两个侍女相伴,梅园更是避不见人,山上除了仙鹤,没收留过一个活人

  这个小子,是什么背景,什么机遇,竟能得到梅园垂青

  因此孟帅的家底,很快就被人挖掘出来

  不过,这些山庄虽然在北方世界纵横无碍,但触角伸的不是很长,孟帅的背景藏得又深,知道的人少,没那么容易挖掘

  众人只知道,这个孟帅是从大荒来的,来自一个叫做百鸣山的门派,应当是刚刚上界的新人,直接归于林岭门下至于孟帅家里到底是什么背景,就不得而知,更查不到龙虎山上

  他们只是觉得,既然是大荒,那就不可能有什么显赫家世大荒的dǐng尖宗门和贵族,在五方世界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对他们如此,对林岭应当也是如此那么林岭到底看重这小子什么

  封印水平高

  在众人看来,孟帅封印水平高,不是他多了得,肯定是林岭教授的,毕竟林岭就是北方世界第一封印师甚至这场异乎寻常的考核都是林岭和孟帅这对师徒的自导自演,早已排练好了,只等展示出孟帅的才华,以便一鸣惊人甚至孟帅的封印水平不过尔尔,是林岭事先漏题,才有这样的表现

  经过一系列分析,孟帅大概的出身就变成了这样的版本——天赋异禀,气运惊人的少年本来默默无闻,在大荒世界遇到了上界的高人林岭,中间可能生了什么,可能是孟帅帮了林岭什么忙,甚至有什么恩义,林岭心念一动,收了这个徒弟,约定上界之后雪山再见云云

  别説,这个版本的主人公若是换成孟帅和水思归,倒有八分贴近,只是和林岭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管怎么説,北方众人都知道了雪山上有新人的事实,行动起来祝贺梅园收得佳徒的贺礼源源不绝的送上冰峰,价值唯恐不高,诚意唯恐不足,八大山庄之外,一些隐世的势力和高人都送出贺礼,毕竟有机会巴结雪山三冷的时候不多

  对于所有的礼物,林岭一概不收,只把帖子留下,让余人下山

  这下北方世界的人便费了猜疑,倘若分毫不收,那没什么説的,他性格如此,但只留下帖子是什么意思

  众人琢磨了半日,回过味来——这是林岭在diǎn名呢礼物不是重diǎn,重diǎn是林岭放出话来,其他人有没有表示谁要是不上山送礼,就是不把梅园放在心上,説不定就被记上一笔

  不管真假,反正众人更轰动了,所有势力不管有名没名上山送礼络绎不绝,礼物不要紧,只要能把帖子递上山,就是成功

  这样的乱象持续了半年之久,而孟帅一概不知

  林岭挡下了所有外界的琐事,将孟帅隔绝在冰峰上面

  最后林岭给了孟帅两件东西,这也是贺礼,但是是林岭亲自收下的两份

  那只能是雪山另外两位存在的礼物

  尚素天送的,还是一件皮衣之前那件虽然不错,却是她随便找出来的,不算dǐng尖好货,更不合身雪女回去从新给孟帅订制一件切身缝制的,薄薄的犹如单衣,质地比纱还轻,穿上却温暖如春,纵然提温,也不会有燥热感,透气也好,外观更美,乃是一件天生奇珍

  孟帅试了一试,赞不绝口,然后就被林岭收走林岭道:“此物消磨意志,出去唬人尚可,平时用不着”

  还有一件,是空峰送来的

  空峰居然会送贺礼给孟帅,不但孟帅吃惊,连林岭都吃惊

  礼物是一盏灯,不过拳头大小,琉璃灯罩,透明如水中间小指头长一根蜡烛,看样子烧不到一盏茶功夫

  林岭看了许久,道:“你当日见到空的时候,和他説话了么”

  孟帅摇头,道:“我只远远看了他一眼”

  林岭沉吟许久,道:“奇怪是他一时兴起么他也会有兴致”将灯给他,道,“空给了你一次见他的机会

  孟帅一怔,随即猜测道:“莫非是diǎn着灯能找到他”

  林岭道:“不错你珍藏着,若非紧急关头,不要随意使用”

  孟帅也知道这灯的珍贵处,千古孤独神出鬼没,能有一次必然找到他的机会,岂有不珍惜的自然珍重放好

  处理过外事,便是单调的修炼

  虽然雪山又冷又偏,但真是个修炼宝地无论哪方面的修炼,都有极大的助益

  修炼内功,不必説了雪山上的灵气充足至极,与它相比,百鸣山不值一提就算是雪山山脚的灵气,也胜过百鸣山老祖居住的青牛峰而雪山是越往上灵气越足的,最高峰灵气甚至粘稠的化为液态,和云雾粘合以孟帅的修为根本无法踏足,在半山腰修炼已经绰绰有余

  除此之外,这极寒冷的天气也是助力正如寒玉床能辅助修炼内功,冰山整个就是大型的寒玉床,或者説冰窖,在此修炼,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孟帅本来资质已经提升到极致,龟息功比一般心法效果加倍,充足的灵气又提升一倍度,再加上寒冰辅助,再次加倍,修为度已经不可思议,纵是那些天之骄子也赶不上

  除此之外,冰峰上还有几处专门用来提升各方面能力的修行圣地

  以冰刀行走,可以提升对力量的掌控,这孟帅已经自己琢磨出来了而联系掌控力最好的地方,则是悬丝涯,那里到处是冰丝险地,若不掌握好力度,轻易就会掉下山崖,不过一般会被冰丝缠住,不至于丧命,但也要大吃苦头

  若要炼体,冰峰中有个“玄风洞”,里面一年到头刮着厉害的罡风,从四面八方搅来,一块肉丢进去,霎时间搅成肉酱且内中禁绝真气,进洞的人都只能凭着肉身抵挡越往深处,玄风越猛烈

  到底玄风洞有多长,谁也不知道,林岭据説已经进洞三百丈,兀自没看到尽头,而孟帅只能进入十丈,每过一个月,能推进长则两三丈,短则数尺别看距离不长,对身体的锻炼也如脱胎换骨一般了

  若要练精神力,冰峰上更有一处宝地,叫做凹晶宫乃是一座以玄冰搭成的宫殿,冰面反射阳光,照射眼目,本就让人炫目,易生幻象进入凹晶宫之后,四面皆冰,各种光线折射过来,令人头晕眼花,几欲呕吐

  抵抗住了第一轮幻象,就能看见凹晶宫墙上刻着各种花纹,有大有小,有简有繁,都只是刮出的浅浅白痕,不从特定角度几乎看不见,通过精神力辨认花纹,便是锻炼的一种方式认清一个花纹,精神力便能得到一次洗练越繁复,越小的,洗练效果越强

  据説凹晶宫最后一处凹镜一样的冰墙上,有一篇文字,能看清那文字,不但精神力能提炼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且还另有所获

  除此之外,冰峰上还有几处险地天堑,也是修炼的圣地但练习招数最好的地方,却在雪峰

  雪峰是雪女的地面,孟帅来去不如冰峰方便,但他到底是雪山独苗弟子,和尚素天的关系不错,一个月能上雪峰一日,借用雪峰上的密地偶尔也会摆放雪女,或者和雪女身边的侍女交谈几句雪女的性情稍好于林岭,她的侍女更不必説不知是否隔岸观景,景色更美,孟帅深觉雪峰的日子强于冰峰

  冰峰他居住,雪峰隔三差五能够上去,雪山三绝dǐng中,唯有空峰未曾涉足

  孟帅对这个最dǐng层的空峰,不是不好奇的,只是听説了千古孤独的大名,不敢冒昧上峰便旁敲侧击的询问空峰是否是禁地

  林岭回答道:“不是”

  孟帅又问可以上去么,林岭淡淡道:“你可以试试”

  孟帅本能的觉得这是要自己好看,但又按捺不住好奇心,终于选择了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往空峰前进

  从冰峰下来,一路往西,就应当是空峰了,他按照路线走,一路上山,走着走着,突然现景物似曾相识再走两步,迎面看到雪女的侍女六儿

  他猛然醒悟,这里竟然是雪峰

  回过头去,空峰竟已经在身后,孟帅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忙回头往空峰行进,明明是一路上山,然而走着走着,才现又回到了冰峰

  站在冰峰脚下了半天的呆,他才明白了其中缘故——冰峰和雪峰之间,明明看着有一座山峰,但那座山峰,是永远也到不了的想要到达,只会径直穿过,抵达对面的山峰

  它就像一个幻影,又像一个空间隧道,只在光线中存在,不在现实中存在

  怪不得林岭不加解释,也不阻拦孟帅去查探这样的奇观,若非亲自实践,怎能知道其中奥妙之处

  真不愧叫“空”

  了解了空峰的神秘,孟帅心中充满了敬畏,再不起这个念头偶尔想起自己收藏的那盏能够见到“空”的灯,不免心中痒痒,浮想联翩但也只是想想,让他请空出来,解决这个疑问,他又舍不得

  他只是下定决心,若有朝一日要离开雪山,没机会再回来,一定要在这之前找到空,问一问空峰的奥秘

  在这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在冰峰呆着,陪着林岭吧

  虽然朝夕相处,因为性情相左,孟帅和林岭的关系也不见得多融洽

  但至少师生都尽到了自己的本分林岭在传封印秘法之外,也教授了孟帅几门功夫武技,其中包括孟帅最想要的那门步法“雪泥鸿爪九斜行”,其他武技也会指diǎn,有这么一位真正高手的指diǎn,比孟帅独自一人摸索,更是完全不同

  修为一帆风顺,在山上除了辛苦之外,最大的苦楚就是寂寞林岭几日不开口都是常事,开口也多是武功封印,没有半丝笑容孟帅也无法説闲话,只有默默回去,自行修炼

  好在他还有伙伴们他的灵兽,他的鹤童子,还是多嘴的蛤蟆多亏了蛤蟆,他不至于不和人开口,失去了语言的功能闲时和蛤蟆斗嘴扯淡,説些没营养的话,也是一大苦中乐事

  因为和灵兽们共处的时间多了,他和灵兽的关系更加融洽,又有黑土世界资源,关系越来越接近白也所説的“伙伴”

  説到白也,上次神秘空间出来,白也便失踪了孟帅本来以为他留在空间里,或者另有去处,哪知有一日逛黑土世界森林的时候,现白也居然又在林中沉睡,身上盖着一层树叶,怎么也唤不醒

  横竖白也一向是神出鬼没,他也习惯了,只是惊讶的现,白也又长高了他初见白也时,白也是个十一二岁的童子,后来几次蜕变,变成十四五岁,现在一看,已经十七八岁模样,简直比孟帅的身体年龄还要大,醒来之后

  ,孟帅叫声“白兄”也顺理成章只是不知他何时醒来罢了

  如此,不过数月之间,孟帅的修为和实力突飞猛进,那是全方位的进步,如脱胎换骨一般最基本的境界早已突破了守一后期,进入守一巅峰

  到了守一巅峰,有一个最重要的门槛,就是阴极生阳,阳极生阴,最后阴阳并行,才能突破境界但孟帅本就是阴阳双修,不需要这一步,也就是没有门槛他只要积累够了,顺理成章就能晋级他也不着急,只默默等着机会

  时间如流水,已经匆匆过了大半年

宁德男科医院
银川治疗遗精医院
贵港治疗前列腺结石费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